历代丹经汇编(第二编)魏晋六朝经典——清静经

 

清静经注

【已校对】

文昌帝君序言

夫鸿濛分判,阴阳始列,轻清上浮者为天,其质阳也;重浊下凝者为地,其质阴也;清浊相混者为人,其质阴阳合并。惟人秉乾坤而交,以成性;受阴阳而感,以成形;得五行之化育,而五脏、五德、五灵由斯而全焉;受六合之交感,而六腑、六根、六神由斯而备焉。

列三才之品,为万物之灵。世间难得者,人也;人生难得者,道也。夫人与天地同才,而不能与天地同长久者,何矣?皆因不知消长之理也;人与佛仙同体,而不能与佛仙同超证者,何矣?皆因不知先天之道也;人与君臣同形,而不能与君臣同富贵者,何矣?皆因不知积德之功也;人与万物同性,而不能与万物无伤者,何矣?皆因不知恻隐之心也。然而不知消长之理、先天之道、积德之功、恻隐之心,则天堂路塞、地狱门开也。

是故太上道德天尊,广发慈悲之念,大开方便之门,著清静之经,演长生之诀,流传天下,广布四海,化醒原来。其经至简至易,极玄极妙。其句九十有六,正合九六原人之数,以应乾坤之卦也。其字三百九十有四,除开河图生成之数,以应八卦之爻也。又得混然子之慈悲以列图象,更仗水精子之圣才以增注解,共分二十四章,章章珠玑,同参二十四图,而图图沉檀。条分缕析,剖切详明,真乃度人之宝筏、醒梦之晨钟、救人之灵丹、升仙之阶梯也;实为慕道之禅杖、辨真之药石、劈旁之斧钺、照幽之炬灯也。

是道则进,非道则退,言非浅近,理数显微。若有善缘得遇,便是三生有幸。须当盥手恭读,理宜过细体阅。不看之时,高供神堂,则有丁甲守护,更能镇宅驱邪。早晚跪诵,还可消灾解厄,积德感天,自有明师相遇,低心求指经中之玄,下气恳传先天之道。照经修炼,功果完备,在儒可以成圣,在释可以成佛,在道可以成仙也。

若是天下同人,依是经而尊之,得是道而修之,千难不改,万难不退,日就月将,三千功满,八百果圆,丹书下诏,脱壳飞升,逍遥天外,浩劫长存,岂不美哉?不负太上度人之婆心,以愈圣德之慈意,学者其毋忽焉。此是道德天尊之厚望也。夫是为叙。

目次

无极品第一 皇极品第二 太极品第三 三才品第四 道心品第五

人心品第六 六贼品第七 三尸品第八 气质品第九 虚无品第十

虚空品第十一 真常品第十二 真道品第十三 妙有品第十四 圣道品第十五

消长品第十六 道德品第十七 妄心品第十八 人神品第十九 万物品第二十

贪求品第二十一 烦恼品第二十二 生死品第二十三 超脱品第二十四

无极品第一

老君曰:大道无形,生育天地。大道无情,运行日月。大道无名,长养万物。

【注】老君曰。老者乾阳也,君者性王也,曰者说谈也。

夫老君之出,莫知其原,自混沌以来,无世不出,上三皇号万法天师,中三皇号盘古神王,后三皇号郁华子,神农时号大成子,轩辕时号广成子。千变万化,难以尽推。或化儒圣,或化释佛,或化道仙,隐显莫测。或著感应,或著道德,或著清静,功德以无边。

大道无形者,大为无外,道为至善,无是无极,形是踪迹。夫大道,本鸿濛未判之元气,有何形质之见焉?

生育天地者,生为生化,育为含养,天为阳气,地为阴气。而天地何由大道之生也,每逢戌亥二会为混沌。混沌者,无极也,以待子会之半,静极一动而生阳。阳气上浮为天,在人为玄关。以待丑会之半,动极一静而生阴。阴气下凝以为地,在人为丹田。故曰:天开于子,地辟于丑也。

大道无情者,夫道本属先天,无声无臭;情本属后天,有作有为。无情是无为之道也。

运行日月者,运是旋转,行为周流,日为金乌,月为玉兔。日属离卦,则有寒暑之来往。月属坎卦,则有消长之盈亏。在人为圣日圣月,照耀金庭。

大道无名者,名是名目。先天大道,无形无象,有何名字,强名曰道。

长养万物者,长为长生,养为养育,万物是胎、卵、湿、化、昆虫、草木之类,皆得先天之气而生者也。世人若肯回头向道,访求至人,指示身中之天地,身中之日月,修无形、无情、无名之道,炼神宝、气宝、精宝之丹,返上清、太清、玉清之宫,证天仙、金仙、神仙之果,逍遥物外,浩劫长存,这等好处,何乐而不为也?

木公老祖诗曰:道德天尊演妙玄,尊经一部是真传。求师指破生死窍,得诀勤修龙虎丹。个个同登清静道,人人共上彩云莲。无极宫内受封后,快乐逍遥自在仙。

文昌帝君诗曰:一部尊经度世船,五湖四海任盘旋。若不点破经中理,枉费工夫拜几筵。个里玄机惟一拨,壶中春色数千年。天尊口诀斯经露,按法修行赴九天。

皇极品第二

吾不知其名,强名曰道。夫道者,有清有浊,有动有静。天清地浊,天动地静。

【注】吾不知其名者。吾乃我也,是太上自叹。大道本无形象所定,更无名色所拟,由强勉取名曰道。

夫道虽曰强勉,以字义而推之,实不强也。何矣?仓颉夫子造“道”字,深隐玄蕴。夫“道”字,先写两点,左点为太阳,右点为太阴,似太极阴阳相抱。在天为日月,在地为乌兔,在人为两目,在修炼为回光返照也。次写一字,乃是无极一圈。此圈在先天属乾,易曰:乾圆也。鸿濛一破,其天开也。圈折为一,易曰:乾一也。经曰:天得一以清,地得一以宁,人得一以圣。儒曰:惟精惟一;释曰:万法归一;道曰:抱元守一。次写自字于下者,言这一字圆圈,日月团团,乃在自己身上。儒曰:道也者,不可须臾离也,可离非道也。上下相合成一首字。首者,头也。修道是头一宗好事。次写走之者,行持也,乃周身法轮自转。此名道字之义也。

夫道者,乃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。有清,天气也,有浊,地气也。有动,阳气也,有静,阴气也。天清,纯阳也,地浊,纯阴也。天动,乾圆也,地静,坤方也。清浊动静,在天显象为日月,在地显象于春秋,在人显象于圣凡。日为阳,常圆常满;月为阴,有晦有亏。春为阳,而万物发生;秋为阴,而万物颓败。圣为阳,脱壳以升仙;凡为阴,寿终以为鬼。此谓清浊动静之理,大概而言之也。

不知世间乾男坤女,可知身中清浊动静否?若是不知,及早积德,感动天心,明师早遇,指示身中之大道,圣日圣月之照临。将浊阴之气而下降,提清阳之气以上升。寂然不动,谓之静;感而遂通,谓之动。常以有,欲以观其窍,动也;常以无,欲以观其窍中之妙,静也。采药者,动也;得药者,静也。九节玄功,节节有动静清浊,须待口传心授,方可了然于心,成仙有何难哉?!

吕祖诗曰:清静妙经亘古无,水精注后理方舒。品分廿四超三界,大地遵崇护宝珠。

关帝诗曰:一卷无为清静经,旁门外道不相亲。改邪归正循天理,长生不死也由人。

观音诗曰:阴阳动静在人天,皇极中空炼汞铅。识得浊清升降法,明灯不昧照三千。

太极品第三

男清女浊,男动女静。降本流末,而生万物。

【注】男清女浊者。男禀乾道以成体,故曰清也。女禀坤道以成形,故曰浊也。男属太阳,而阳中有阴,离中虚也。女属太阴,而阴中有阳,坎中满也。故男子十六清阳足,女子十四浊阴降。清阳者,壬水也;浊阴者,癸水也。壬为白虎,癸为赤龙,故仙家有降龙伏虎之手段,返本还原之天机,故耳长生而不死也。

男动女静者。男禀天之气以生,女禀地之气而成,故曰:天动地静也。此男女之论者,非实属男女者,阴阳而已矣。

降本流末,而生万物者。降为生,流为成,本为始,末为终,是故万物乃人之末,人为万物之本;人又为天地之末,天地又为人之本。夫人不可以无本,亦不可以无末。本者体也,末者用也,则两不相离。天地以太空为本,而生人、畜、万物;人畜以至善为本,而生周身百体。天不失其本,则天且长且久;人不失其本,则人为佛为仙,亦可以与天地同寿矣。夫人自古皆有死,何由不至于死也?岂不闻《吕氏春秋》曰:人能一窍通,则不死,其寿在神。圣经云:物有本末,事有终始。知所先后,则近道矣!道经云:生我之门死我户,几个惺惺几个悟?夜来铁汉自思量,长生不死由人做。

嘻嘻!这玄关一窍,异名多端。儒曰:灵台、至善、无极、无思无虑之天、己所独知之地。释曰:灵山、虚空、皇极、南无涅槃之天、阿弥陀佛之地。道曰:灵关、金庭、太极、三清紫府之天、万殊一本之地。三教名虽异,而其所一也。在儒得此窍而成圣,在释得此窍而成佛,在道得此窍而成仙也。只是此窍,上苍所秘,而三教圣人,不敢明泄于书,防匪人得之,恐遭天谴。必要访求至人,低心受教,指示此窍,次第工夫,是道则进,非道则退。若是以泥丸、卤门、印堂、顽心、肚脐、心下、脐上、下丹田、两肾中间一穴、尾闾、夹脊、玉枕为玄关者,皆非大道之所也。

士道古佛诗曰:女女男男浊浊清,还以本末觅真情。有为曰动无为静,得本延年失本倾。急早回头修至善,趁时气在学长生。任君积下千金产,一旦无常空手行。

火公老人诗曰:太极阴阳玄妙多,长生大道少人摩。世间若要人不死,接命添油养太和。

三才品第四

清者,浊之源。动者,静之基。

【注】清者,轻清也;浊者,重浊也。源者,源头也;静者,无为也;动者,有为也;基者,根本也。

何为清者浊之源?夫天,本是清气上浮,这清气还从地中发生。地本阴浊之体,由阴极而生阳,浊定而生清也。男本清静之体,女为污浊之身。虽清静之体,其源出于污浊之身也。丹道以神为清阳之体,而神之源头,由交感之浊精化成阳精,由阳精而生气,由气而生神也。故曰:炼精化气、炼气化神。岂不是清者浊之源也?

动者静之基,何谓也?地本静也,其源还从天气所结。女本静也,其源还从父亲所降。丹道以无为为静,有为为动,其源还从有为立基。故曰:动者静之基也。

奉劝世人,急早回头向道,将自身中浊气拔尽,清气上浮,凝结成丹,长生不死,积功累德,丹书来诏,脱壳飞升,逍遥物外,将生身父母同超天堂,共享极乐,不亦欣乎?可叹,世有一等愚迷、贪痴之人,不知性理,他说仙佛皆有分定,不是凡夫做得到的。正所谓道不远人,人之为道而远人。自暴自弃,甘堕苦海,全不思想,人禀阴阳五行而生,为万物之首,可以行天地之全功,更可以载天地之大道。夫天地之道,显象于日月;而日月之道,显象于阴阳;而阴阳之道,亦显象于消长也。消阳长阴,凡夫之道,待至阳尽阴纯而成鬼。消阴长阳,待至阴尽阳纯而成仙。况人半阴半阳,半仙半鬼也,若将半边阴气炼退,则成纯阳,纯阳者仙也,何难之有?孟子曰:尧舜与人同耳。颜子曰:舜何人也?予何人也?有为者,亦若是。此皆言人人可以为圣贤,人人可以为仙佛,只在有志无志之分耳。有志者,不论在家、出家,都能修身。在家者,妻为朋,子为伴,人身虽在红尘,而心出乎红尘,何等便宜之事也。

吕祖诗曰:看破浮生早悟空,太阳隐在月明中。时人悟得阴阳理,方夺天机造化功。

韩祖诗曰:虚心实腹求铅光,月里分明见太阳。湛破浊清升降路,自然丹熟遍身香。

急性子诗曰:男清女浊有先天,不晓根基亦枉然。女斩赤龙男降虎,何愁俗子不成仙。

道心品第五

人能常清静,天地悉皆归。

【注】人者,善男信女也;能者,至强无息也;常者,二六时中也;清者,万缘顿息也;静者,一念不生也。

修道之人,以清静为妙。非礼勿视,则眼清静矣;非礼勿听,则耳清静矣;非礼勿言,则口清静矣;非礼勿动,则心清静矣。

天地悉皆归者,得明师指点身中之天地。天气归地,汞投铅也;地气归天,铅投汞也。神居北海以清静之功,则身中天气悉归之,而身外之天气以随之;神居南山以清静之功,则身中地气悉归之,而身外之地气以随之。所言身中之天者,道心而已矣;身中之地者,北海而已矣。道心先天属乾,乾为天,故以道心为天也;北海先天属坤,坤为地,故以北海为地也。此身中之天地,而感身外之天地,身外之天地以应身内之天地。而身内之天地有主宰,则身外之天地之气悉归于内也。若无主宰,则身内之天地之气悉归于外也,不能成道,反与大道有损。

书经曰: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,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。正是教人去人心,守道心,无奈世人不得明师指点,总在书上找寻大道,岂不思这大道,至尊至贵?子贡曰:夫子之文章,可得而闻也。夫子之言性与天道,不可得而闻也。又曰:君子忧道不忧贫。子曰:朝闻道,夕死可也。似此数语,推之,何等贵重,岂将大道泄露于纸墨乎?又岂将大道不分贵贱,君子小人俱可得乎?定无此理也。三教圣人之经典,所言治国、齐家、人事之常道者,品节详明。所言修身次第工夫,概是隐而不露。所露者,不过是以肉团顽心为虚灵不昧,或以心下三寸六分为黄庭,以两肾中间一穴为父母未生前,以冥心空坐为道心,又为返本还原,一概虚假,世人信以为真,深可叹也。

正阳帝君诗曰:可叹苍生错认心,常将血肉当黄庭。三途堕落无春夏,九界升迁少信音。便向仙街了罪籍,遂从道路脱寒阴。吉凶两岸无差错,善士高升恶士沉。

重阳帝君诗曰:道心惟微人心危,几个清清几个知。至善中间为洞府,玄关里面是瑶池。猿猴紧锁休迁走,意马牢拴莫叫驰。允执厥中涵养足,金光一道透须弥。

人心品第六

夫人神好清,而心扰之。

【注】夫人神好清者。一阴一阳乃为人,人得一为大,大得一为天,超出天外,方为夫字。

人者,得天气下降,地气上升,阴阳相结,以为人也。

神者,禀父母之性为元神,受天地之性为识神。而元神无识无知,能主造化;识神最显最灵,能应变无停。此神是人之主人翁,而其神之原,出于无极,道家呼为铁汉,释氏唤作金刚,儒家叫做魂灵,不生不灭,不增不减,在身为魂,出身为鬼,修善为仙为佛,作恶变禽变兽。夫元神,随身之有无,从受胎以得其生,凝于无极之中央,主宰生身之造化,十月胎足,瓜熟蒂落,地覆天翻,一个筋斗下地,“嚯”地一声,而元神从无极奔下肉团顽心,而这识神趁此吸气,随吸而进,以为授胎,与元神合而为一,同居于心。从此以心为主,而元神失位,识神当权,七情六欲,昼夜耗散。而元神耗散以尽,地、水、火、风,四大分驰,其身呜呼哀哉。而识神为自己之真性以舍身而出,纵寿高百岁,不免大梦一场,必有鬼卒押至地狱,将平生之善恶,照簿赏罚。善者,或转生来世,以受福报,或为鬼神,享受香烟。恶者,或转世以受恶报,或失人身以变四生,而万劫不复也。

好者爱也,清者静也。此言元神本好清静,无奈人心之识神而好动作,时常以扰之,不能清静。因不能清静,朝伤暮损,渐磨渐亏,元神一衰,而百病相攻,无常至矣。

奉劝世人,要晓人身难得,中华难生,佛法难遇,大道难逢。今得人身,幸生中华,切莫糊糊混混,以过一世,要把性命二字为重,识神、元神当分,真身、假身当晓,人心、道心当明。切不可以人心当道心,以识神当元神,以假身当真身。佛经云心字诗:三点如心布,横钩似月斜。披毛从此出,作佛也由他。

吕祖曰:人生难得今已得,大道难明今已明。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向何生度此身。

黄老诗曰:一贯道心孔氏书,于今清静启灵图。真经真法皆言道,天理天年也在儒。汉武枉寻千岁药,秦王空想万年谟。此经在手春秋永,别有乾坤镇玉壶。

太白星诗曰:群经惟此有奇思,翻案偏然有妙词。那管春秋而过去,只将旦暮以窥之。全凭清静为灵药,岂有人心种紫芝。道心才为真父母,精神力量庇佳儿

六贼品第七

人心好静,而欲牵之。

【注】人心者,常人之心也。好静者,不爱妄动也。欲者,七情六欲也。牵之者,牵引外驰也。

夫人心本不好静,因有元神在内,有时元神主事,故心有时好静也。人心本不好动,因有识神在内,有时识神主事,故心亦有时好动也。人身因有六根,则有六识;因有六识,则有六尘;因有六尘,则有六贼;因有六贼,则耗六神;因耗六神,则坠六道也。

六贼者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心是也。眼贪美色而不绝,久以后,这点灵性堕在卵生地狱,变为飞禽、鹊鸟、羽毛之类。身披五色翎毛,何等好看!耳听邪话而不绝,久以后,这点灵性堕在胎生地狱,变为骡驼、象马、走兽之类。项带铃铛,何等好听!鼻贪肉香而不绝,久以后,这点灵性堕在湿生地狱,变为鱼鳖、虾蟹、水族之类,常在臭沉,何等好闻!舌贪五荤三厌而不绝,久以后,这点灵性堕在化生地狱,变为蚊虫、蛆蠓、虮虱之类,还是以口伤人伤物,何等有味!心贪财而无厌,久以后,这点灵性堕在驼脚之类,一生与人驮物,而货财金银常不离身,何等富足!身贪淫而无厌,久以后,这点灵性堕在烟花、鸡、鸭之类,一日交感无度,何等悦意!此言六欲牵心之报也。

还有七情之伤,而不可不知也。七情者,喜、怒、哀、惧、爱、恶、欲是也。喜多伤心,怒多伤肝,哀多伤肺,惧多伤胆,爱多伤神,恶多伤情,欲多伤脾,此为七情牵心之伤也。

又有十损,而亦不可不知也。久行损筋,久立损骨,久坐损血,久睡损脉,久听损精,久看损神,久言损气,食饱损心,久思损脾,久淫损命,此为十损也。

大凡世人无一不受此六贼、七情、十损之害也。奉劝天下善男信女,将六贼、七情、十损一笔勾销,返心向道,切莫上此贼船,恐堕沉沦,悔之晚矣。

无心道人诗曰:眼不观色鼻不香,正意诚心守性王。三境虚空无一物,不生不灭寿延长。

清静子诗曰:妄念才生神急迁,神迁六贼乱心田。心田既乱身无主,六道轮回在目前。

尹真人诗曰:灵光终日照河沙,凡圣原来共一家。一念不生全体现,六根才动被云遮。

三尸品第八

常能遣其欲,而心自静。澄其心,而神自清。自然六欲不生,三毒消灭。

【注】常者,平常也,能者,志能也,遣者,逐遣也,欲者,私欲也。言二六时中,将灵台之上打扫洁净,勿使万物所摇,外相不入,内相不出,而道心自然清静矣。

澄其心者,将浑水以澄清也。而心有杂念,如水之有泥浆也。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静。五祖出偈,神秀偈曰:身是菩提树,心乃明镜台。时时勤打扫,休得惹尘埃。六祖曰: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怎得惹尘埃。正此之谓也。

而神自清者,心无念头扰挠,而元神自然清明。元神清明,而眼、耳、鼻、舌、心、身六欲,则无妄动矣。

三毒者,三尸也。人身有三尸神,名三毒。上尸名彭琚,管人上焦善恶;中尸名彭王质,管人中焦善恶;下尸名彭王乔,管人下焦善恶。上尸住玉枕关,中尸住夹脊关,下尸住尾闾关,每逢庚申、甲子,诣奏善恶。

又有九蛊作害不浅,阻塞三关九窍,使其真阳不能上升。而九蛊俱有名字,一曰伏蛊,住玉枕窍;二曰龙蛊,住天柱窍;三曰白蛊,住陶道窍;四曰肉蛊,住神道窍;五曰赤蛊,住夹脊窍;六曰隔蛊,住玄枢窍;七曰肺蛊,住命门窍;八曰胃蛊,住龙虎窍;九曰蜣蛊,住尾闾窍。

三尸住三关,九蛊住九窍,变化多端,隐显莫测,化美色,梦遗阳精,化幻境,睡生烦恼,使其大道难成矣。故丹经云:三尸九蛊在人身,阻塞黄河毒气深。行者打开三洞府,九蛊消灭寿长生。正此之谓。

不知修道之士,可知斩三尸杀九蛊之法否?倘若不知,急访明师,低心求指大道,请动孙悟空,在东海龙宫求来金箍棒,打三关;借来猪八戒之钉耙,扒开九窍,而三尸亡形,九蛊灭迹,关窍通彻,法轮常转,性根长存,命根永固,七情顿息,六欲不生,三毒消灭矣。

清虚真人诗曰:茅庵静坐胜高楼,斩去三尸上十洲。堪叹玉容金马客,文章锦绣葬荒丘。

无垢子诗曰:七情六欲似风尘,一夜滂沱洗垢新。待等地雷初发动,尸号鬼哭好惊人。

达摩祖师诗曰:一阳气发用功夫,九蛊三尸趁此除。到阵擒拿须仔细,恐防堕落洞庭湖。

气质品第九

所以不能者,为心未澄,欲未遣也。

【注】所以不能者,是不能扫三心,飞四相也。

为心未澄者,是人心未死也。

欲未遣者,是七情六欲常未去也。

盖人生天地之间,不能成仙、成佛、成圣、成贤者,何也?皆因不能去喜、去怒、去哀、去乐者,明矣。若果能去喜,情化为元性,去怒,情化为元情,去哀,情化为元神,去乐,情化为元精,去欲,情化为元气。五欲化为五元,有何仙不可成,而何佛不可证也?儒曰: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惧乎其所不闻。释曰:无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无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。道曰:恍恍惚惚,杳杳冥冥。如照三教圣经行持,又有何私不可去,而何欲不可遣也?夫三教圣人,总是教人去其私欲者,何也?然而私欲乃属阴也。三教圣人总是教人炼其纯阳者,何也?然而纯阳乃属仙也。顺其阴者,鬼也,顺其阳者,仙也。丹经云:朝进阳火,暮退阴符。

不知世之善男信女,可知进阳退阴之功否?倘若不知,速将世间假事一笔勾销,积德感天,明师相遇,指示性与天道,进阳退阴之理,口传心受,不劳而得焉。

噫!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,岂易闻乎哉?吾将天道指大概而言之。每逢朔日,天上日月并行,至初三巳时,进一阳,名地雷复;至初五日亥时进二阳,名地泽临;至初八日巳时,进三阳,名地天泰;为铅八两。至初十日亥时,进四阳,名雷天大壮;至十三日巳时,进五阳,名泽天夬;至十五日亥时,进六阳,名乾,为天。易曰:君子终日乾乾。纯阳之体也。若不用火锻炼,过此又必生阴矣。至十八日巳时,进一阴,名天风垢;至二十日亥时,进二阴,名天山遁;至二十三日巳时,进三阴,名天地否,为汞半斤。至二十五日亥时,进四阴,名风地观;至二十八日巳时,进五阴,名天地剥;至三十日亥时,名坤,为地。六爻纯阴也,而天上则无月。无月者,则无命矣。

道光祖诗曰:悟到修行是进阳,河图之数大文章。双为私欲单为道,退乃符消进乃长。但得真传无极理,自然丹熟遍身香。一朝脱却胎周袄,跳出凡笼礼玉皇。

钟离祖诗曰:炼性先须炼老彭,一轮娥月西南横。阴符进退丹益熟,阳火盈亏月渐明。抽坎填离返本位,擒乌捉兔复初成。从今不上阎王套,我做神仙赴玉京。

虚无品第十

能遣之者,内观其心,心无其心。外观其形,形无其形。远观其物,物无其物。三者既无,惟见于空。

【注】能遣之者,是将一切杂念遣逐他方也。

内观其心者,是瞑目内视也。

心无其心者,念头从心而发,连心都没得了,看他从何生也?

外观其形者,是瞑目外视也。

形无其形者,心生形,连形都没得了,看他心从何生也?

远观其物者,是瞑目远视,天地、日月、星辰、山河、林屋都没有了,看他身又生于何处也?

三者既无,是言心、身、物都似乎没得了。

惟见于空者,是言天地人三才、万物,未有一物。混混沌沌,只有虚空,常未了却,故曰:惟见于空。以外而言,乃是虚空,以内而言,乃是真空。真空者,自身之玄关也。经云:三界内外为道尊。老祖曰:吾所以有大患者,为吾有身。及吾无身,吾有何患?又云:后其身而身先,外其身而身存。金刚经云:不可以身相见如来。临济禅师云:真佛无形,真性无体,真法无相。古仙云:莫执此身云是道,此身之外有真身。自古成道仙佛,皆以忘形守道为妙。

可叹世间,有等愚人,不但不能忘其形,而且将此假身认为真身,饱酒肉以肥此身,恋美衣以饰此身,爱美色以伴此身。至于修炼,无非八段锦、六字气、小周天,一切都在色身上搬弄;或者服三皇药草、五金八石,以为外丹;或者行三峰采战之功,将年幼女子,以为炉鼎,把女子之精气夺来,名为采阴补阳;或者吸精气以为补脑;或者服红铅名为先天梅子;或者服白乳以为菩提之酒;或者枯坐以为参禅;或者守心以为炼性。种种旁门,三千六百,难以尽举,都在色身上作事,地狱里找路,不但不能成仙,一旦阳气将尽,四大分驰,一点灵性,永堕沉沦,而肉身何在之有也?呜呼!真可叹哉!

金蝉子诗曰:虚无一气成仙方,空觉色身觅性王。功满三千丹诏下,超凡成圣步仙乡。

紫清真人诗曰:此法真中妙更真,无头无尾又无形。杳冥恍惚能相见,便是超凡出世人。

翠虚子诗曰:无心无物亦无身,得会生前旧主人。但是此中留一物,灵台聚下红砂尘。

虚空品第十一

观空亦空,空无所空。所空既无,无无亦无。无无既无,湛然常寂。寂无所寂,欲岂能生?欲既不生,即是真静。

【注】观空亦空,空无所空者。此是承上文而言,三心已扫,四相已飞,外不知其物,内不知其心,只有真空存焉,到如是之际,连真空都没有了。

无无亦无,无无既无,是言无真空,无太空,无欲界,无色界,无想界,无思界,粉碎虚空。

湛然常寂,寂无所寂者。言其大定,无人无我,混混沌沌,一派先天矣,欲岂能生?

欲既不生,即是真静者。言欲念不生,则入真静,三花自然聚顶,五气自然朝元。神空于下焦,则精中现铅花;神空于中焦,则气中现银花;神空于上焦,则神中现金花;故三花聚于顶矣。

空于喜则魂定,魂定而东方青帝之气朝元;空于怒则魄定,魄定而西方白帝之气朝元;空于哀则神定,神定而南方赤帝之气朝元;空于乐则精定,精定而北方黑帝之气朝元;空于欲则意定,意定而中央黄帝之气朝元;故曰五气朝元。

儒曰:人欲尽净,天理流行。释曰:无无明,亦无无明尽。道曰:虚其心,实其腹。皆是言观空之道,虽曰观空之道,亦不是顽空枯坐,不过去其杂念而已。倘若未得明师指示,何处安炉?何处立鼎?何谓炼己?何谓筑基?何谓采药?何谓得药?何谓老嫩?何谓河车?何谓火候?何谓乾坤交媾?何谓坎离抽添?何谓金木交并?何谓铅汞相投?何谓阳火阴符?何谓清静沐浴?何谓灌满乾坤?何谓脱胎神化?次第功夫,任你观空静坐,纵有三花,聚于何鼎?任有五气,朝于何元?只落得形如枯木,心若死灰,一朝寿满,清灵善化之鬼,来去明白,名叫鬼仙。或顶众神而受香烟,或转来世以为官宦,倘若迷性,依然堕落,前工枉费,深可痛哉!好道者,慎之谨之。

观空子诗曰:富贵荣华似水沤,尘劳识破上慈舟。观空得宝炉中炼,稳跨青鸾谒帝洲。

惧留孙诗曰:空形空象空仙方,空寂空心空性王。空里不空空色相,真空观妙大文章。

玉鼎真人诗曰:无为大道是观空,不是枯禅修鬼童。若得明师亲说破,无形无象结玲珑。

真常品第十二

真常应物,真常得性。常应常静,常清静矣。

【注】真常应物者。无念纷扰谓之真,五德五元谓之常,感而遂通谓之应,药苗发生谓之物也。

真常得性者。此感彼应谓之得,真灵不散谓之性也。

常应常静者。此常乃平常之常,又非真常之比也。平常事来则应,事去则静矣。

常清静矣,是言寂然不动也。修道之士,每日上丹,扫心、飞相,去妄、存诚,阳极生阴,寂然不动,万缘顿息,阴极生阳,感而遂通,万脉朝宗,而先天五德发现,名曰真常。真常者,良知也。先天五元发现,名曰应物。应物者,良能也。良知良能,乃名真性。人心死尽,道心全活,乃名真常得性,先天一气,名为物,知觉收敛,名为应。人心常死,则道心全活。道心全活,则妄念不生;妄念不生,则常复先天;常复先天,则药苗常生;药苗常生,则真性常觉;真性常觉,则真常常应;真常常应,则河车常转;河车常转,则海水常朝;海水常朝,则火候常炼;火候常炼,则金丹常结;金丹常结,则沐浴常静;沐浴常静,则法身已成;法身已成,了然无事。故曰:常应常静,常清静矣。

可叹世人,在儒者,希圣学贤,一见四书五经,每言去欲为先,就以一味去欲而了大事,再不穷究存心养性,心是何存?性是何养?在释者,参禅学佛,一见法华、金刚,每言去念为先,就以一味去念而了大事,再不穷究明心见性,心是何明?性是何见?在道者,修真学仙,一见清静、道德,每言观空为先,就以一味观空而了大事,再不穷究修心炼性,心是何修?性是何炼?岂以一味顽空枯坐,道可成哉?岂不知大道即天道,天道生长万物,全赖日月、星辰、风云、雷雨,易曰:鼓之以雷霆,润之以风雨,日月推迁,一寒一暑,是也。岂以一味空空无为,而万物自然成乎?

文昌帝君诗曰:乾坤日月皆无心,赤气扬辉处处灵。唯有玄根同太极,自然焕发合天经。流行万古兼千古,合撰清宁永太宁。清静洞阳敷妙德,真经运动不留停。

孚佑帝君诗曰:真常之气大而刚,充塞乾坤显一阳。自此生平千万世,恒安熙皋乐无疆。清气灵图皆焕发,琼书宝典善铺张。天地有根因有此,玄玄妙妙见真常。

真道品第十三

如此清静,渐入真道。既入真道,名为得道。

【注】如此清静,渐入真道者。此承上章而言,如此清静无为,可返先天。既返先天,渐次以入真道。

真道者,非三千六百旁门,九十六种外道之比也。此为先天大道,生天、生地、生人、生物之道也。道也者,大矣哉!果何物也?曰:无极而已矣。夫无极真道,自古口口相传,不敢笔之于书,恐匪人得之,必遭天谴。虽然书中藏道,必是喻言,隐母而言子,隐根而言枝,概是借物阐道,张冠李戴是也。余亦不敢明洩,将此真道,微露大概,以作访道之凭证,不至误堕旁门也。

真道者,乃生身之初是也。得父之精,母之血,二物交合,精为铅,血为汞。铅投汞,名乾道而成男;汞投铅,名坤道而成女。半月生阳,半月生阴,由此而五脏,由此而六腑,由此周天三百六十五骨节,由此八万四千毫毛孔窍。先天卦气以足,瓜熟蒂落,一个筋斗下地,“嚯”啼一声,先天无极窍破,而元神、元气、元精从无极而出,分为三家。乾失中阳以落坤,坤变坎;坤失中阴以投乾,乾变离。先天乾坤定位,而变成后天坎离,火水未济也。从此后天用事,凡夫之途也。

若有仙缘,访求返本还原之真道。这真道,先点无极一窍。此窍儒曰:至善,释曰:南无,道曰:玄关,异名颇多,前篇先已剖明。要用六神会合之功,守定此窍,久守窍开,元神归位。复用九节玄功,名为金丹九转,抽爻换象,取坎填离,夺天地之正气,吸日月之精华,用文武之火候,修八宝之金丹,日就月将,圣胎渐成。和光混俗,积功累德,三千功满,八百果圆,丹书下诏,脱壳飞升,逍遥物外。天地有坏他无坏,浩劫长存,故曰金刚不坏之体也。不枉出世一场。虽然如此好处,必要真师口传心授,务要立生死不退之心,方可稳当矣。

元始天尊诗曰:清静妙经本自然,得明真道悟先天。金丹一服身通圣,随作逍遥阆苑仙。

灵宝天尊诗曰:清静真言却不多,内中玄妙少人摩。此身有盏长生酒,请问凡夫喝过么?

降生天尊诗曰:清静后逢正子时,一轮明月现江湄。此中真道于斯觅,借问诸君知不知?

妙有品第十四

虽名得道,实无所得。

【注】虽,是虽然;名,是名目;得,为得传;道,为大道;实者真也;无者虚也。

虽名得道者,乃是承上文而言渐入真道也。得受明师真传、正授,何者是玄关一窍?何者是六神会合?何者是筑基炼己?何者是采药炼丹?何者是药苗老嫩?何者是去浊留清?何者是汞去投铅?何者是铅来投汞?何者是婴儿姹女?何者是金公黄婆?何者是金木交并?何者是水火既济?何者是法轮常转?何者是阳火阴符?何者是文烹武炼?何者是清静沐浴?何者是灌满乾坤?何者是温养脱胎?何者是七还九转?何者是移炉换鼎?何者是龙吟虎啸?何者是面壁调神?一一领受,方名得道也。

虽名得道,实无所得者,何也?夫道所言关窍药物,一切种种,无穷无尽,美名奇宝,一概都是人身自有,并非身外得来,故曰实无所得也。果真是为得者,必是受道之后,苦修苦炼,立定长远之计,铁石之心,千难不改,万难不退,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之志,方可不致半途而废,定要将身外假名利恩爱、酒色财气,一刀斩断,速修身中真名利恩爱、酒色财气,方为得道。而身外人人皆晓,身内知者鲜矣。

听吾将身内说来:身拜金阙,享受天爵,乃为真名;金丹成就,无价贵宝,乃为真利;超度父母,时常亲敬,乃为真恩;坎离相交,金木交并,乃为真爱;玉液琼浆,菩提香胶,乃为真酒;婴儿姹女,常会黄房,乃为真色;七宝瑶池,八宝金丹,乃为真财。氤氲太和,浩然回风,乃为真气。这便是身中之八宝也。舍得外而成得内,舍得假而成得真,外培功,内修果,动度人而静度己,以待日就月将,外功浩大,内果圆明,脱壳飞升,万劫长存,方为得道、成道、了道,大丈夫之能事毕矣。

道心子诗曰:奉劝世人希圣贤,荣华富贵亦徒然。身中自有长生酒,体内不无养命钱。色即是空空即色,仙为祖性性为仙。乾坤听得吾诗劝,急早回头上法船。

无心道人诗曰:世人急早学仙家,不必苦贪酒色花。去假修真真不假,扫邪悟道道非邪。烧丹要捉山中乌,炼汞当擒井里蛙。会得此玄玄妙理,凡夫管许步云霞。

圣道品第十五

为化众生,名为得道。能悟之者,可传圣道。

【注】为化众生者,为者,专意也;化者,普度也;众者,一概也;生者,男女也,劝化九六众生而回西也。

名为得道者,名者,声扬也;为者,助成也;得者,受持也;道者,工夫也。劝化众生修道,功德浩大,自外而得之,故曰:得道也。

能悟之者,能是能为,悟是穷究。得了大道,总要穷理尽性,以至于命,勤参苦采,内外加功。

可传圣道者,可,是可以;传,是度人;圣,是高真;道,是天机也。

功圆果满,领受天命,方可传道。三期普度,道须人传也。吕祖曰:人要人度超凡世,龙要龙交出污泥。未领天命,不能传道。儒云: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。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。何谓圣道?生身之本也。

世人可知生身之本乎?父母交后,怀胎一月,三百六十个时辰,无极以成,其余半月生阳,半月生阴。又半月,无极一动而生皇极之阳;又半月,无极一静而生皇极之阴;怀胎二月也。又半月,皇极一动而生太极之阳,又半月,皇极一静而生太极之阴;怀胎三月也。又半月,太极一动而生老阳,又半月,太极一静而生老阴,怀胎四月也。又半月,老阳一动而生太阳,又半月,老阴一静而生太阴,怀胎五月也。又半月,老阳一静而生少阴,又半月,老阴一动而生少阳,怀胎六月也。又半月,太阳一动而生乾,又半月,太阴一静而生坤,怀胎七月也。又半月,太阳一静而生兑,又半月,太阴一动而生艮,怀胎八月也。又半月,少阴一动而生离,又半月,少阳一静而生坎,怀胎九月也。又半月,少阴一静而生震,又半月,少阳一动而生巽,怀胎十月也。由无极而皇极,由皇极而太极、两仪、四象、八卦、万物、周身三百六十五骨节、八万四千毫毛孔窍,由无极圣道而生之者也。

斗母元君诗曰:识得生身性自归,无不为兮无不为。万殊一本退藏密,生圣生凡在此推。

观音古佛诗曰:可传圣道领慈航,普度群迷炼性光。能悟先天清静道,金仙不老寿延长。

玄女娘娘诗曰:圣道不传涌沸涛,渡男渡女渡尘劳。五行四相全修就,头戴金冠赴九霄。

消长品第十六

太上老君曰:上士无争,下士好争。

【注】太者大也,上者尊也,老者古也,曰者说也。

上士者,文学大德也;

下士者,浅学执著也;无争者涵荣深厚也;

好争者,愩高好胜也。

老君说:上士之心即圣人之心,包天裹地,浑然天理,贤愚尽包,和光混俗,自谦自卑,锉锐埋锋,不露圭角,外圆内方,作事循乎天理,出言顺乎人心,何争之有?下士好争者,下士亦是好学之士,无奈根基浅薄,学不到圣人之位,多有愩高执著,偏僻好胜,自是自彰,论是论非,故曰:好争也。上士如进阳,君子道长也。下士如进阴,小人道长也。阴阳消长之理,进退存亡之道,亦不可不知也。

人之初生时,身软如绵,坤柔之象也。九百六十日变一爻,初生属坤,至二岁零八月,进一阳,变坤为复;至五岁零四月,进二阳,变复为临;至八岁,进三阳,变临为泰;至十岁零八月,进四阳,变泰为壮;至十三岁零四月,进五阳,变壮为夬;至十六岁,进六阳,变夬为乾。六爻纯阳,上士之位也,此时修炼,立登圣域。以下九十六个月变一爻,此时不修,渐而成下士矣。至二十四岁进一阴,变乾为垢,此时修炼,不复远矣;如若不修,至三十二岁进二阴,变垢为遁,此时修炼,容易成功;如若不修,至四十岁,进三阴,变遁为否,此时修炼,还可进功;如若不修,至四十八岁,进四阴,变否为观,趁此能修,久而可成;倘若再不修,至五十六岁,变观为剥,趁此快修,困学可成。再若不修,至六十四岁进六阴,变剥为坤,纯阴无阳,卦气已足,趁此余阳未尽,若肯修炼,还可阴中返阳,死里逃生;倘若再不修,待至余阳已尽,无常至矣,一口气不来,呜呼哀哉,岂不是大梦一场?奉劝世人,无论年老年少,总宜急早回头为妙耳,切莫死后方悔,欲修可能得乎?

忍辱仙诗曰:上士无争是圣功,分明三教其根宗。太和无碍太和妙,色相莫沾色相空。一月光横四海外,千江瑞映三才中。阳满为仙阴满鬼,世人不识此圆融。

浑厚子诗曰:清静妙经处处融,无争上士如虚空。但能体用相辉映,乃信乾坤辟混濛。万象虚明含满月,一真显露协苍穹。下争上让阴阳理,圣圣贤贤不一同。

道德品第十七

上德不德,下德执德。执著之者,不名道德。

【注】上德不德者,非是上德之士反不重道德也。而上德为先天,五德俱全。在儒以遵崇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为德,以忠恕为行;在释以戒除杀、盗、淫、妄、酒为德,以慈悲为行;在道以修炼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为德,以感应为行。德行全备,未染后天,以为上德。后天返先天,亦是上德。本来自有,不待外求,故曰:上德不德也。

下德执德者,非是下德之士反重其德也。而下德已染后天,五德渐失,非执德之道,难以返先天。何以为执德?知过必改,知罪必悔,戒刑杀以成仁,戒巧取以成义,戒邪淫以成礼,戒酒肉以成智,戒妄语以成信,而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五德由勉强而来,故曰:下德执德也。

执著之者,不明道德,何谓也?执为执拗,著为着相。不信阴功,不明道德。见人戒刑杀以放生灵,他言轻人身而重畜物;见人戒盗取以周贫困,他言总空子而填人债;见人戒邪淫以保身体,他言断人欲而无世界;见人戒酒肉以明智德,他言那六畜而系人吃;见人戒妄语以讲信实,他言只要心好,何必忍口。种种执固不通,难以尽叙,故曰:不明道德也。

岂不知孔圣人所言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,李老君治下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,释迦佛戒去杀、盗、淫、妄、酒,是何言也。不戒杀则无仁而缺木,在天则岁星不安,在地则东方有灾,在人则肝胆受伤矣;不戒盗则无义而缺金,在天则太白星不安,在地则西方有灾,在人则肺脏受伤矣;不戒邪淫则无礼而缺火,在天则荧惑星不安,在地则南方有灾,在人则心脏受伤矣;不戒酒肉则无智而缺水,在天则辰星不安,在地则北方有灾,在人则肾、膀胱受伤矣;不戒妄语则无信而缺土,在天则镇星不安,在地则中央有灾,在人则脾胃受伤矣。哀哉!

天花真人诗曰:先天上德为纯阳,若肯修行果是强。五德五元三宝足,何须执德苦劳张。

彩合仙诗曰:三教原来一理同,何须分别各西东。三花三宝三皈里,五德五行五戒中。

何仙姑诗曰:道德真诠品最奇,全凭五戒立根基。愩高执著回头想,莫等幽冥悔后迟。

妄心品第十八

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,为有妄心。

【注】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,天下男女名曰众生,言众性投生下界也。真道乃先天大道,非三千六百旁门之比也。

为有妄心者。亡女为之妄。夫人之心,属乎离卦,离为女,又为日,日为心中天子,女本后妃之象,正直无私,光照天下,生化万物,养育群生。亡却女,即亡却真灵。真灵者日也。夫妄心由何而起?因酒、色、财、气,名、利、恩、爱所牵引也。

妄想酒以养身,岂不知酒中之害,迷乱真性,人身气脉,与天地同其升降,周流循环,一饮酒,气脉不顺。气脉不顺,则身中之星度错矣,星度错则寿元折也。

妄想色以亲身,岂不知色中之害,刮骨摄魂,人身以精而生气,以气而生神,有此三宝,人方长寿。一贪色则精泄,精泄不能生气,气衰不能生神,三宝耗散,寿元损矣。

妄想财以肥家,岂不知财中之害,朝思暮想,苦劳千般,把你一点精气神耗散,纵有万金之富,难买无常不招。一口气不来,赤手空拳,分文难带,罪孽随性,四牲六道,转变无休,深可叹也。

妄争闲气以逞光棍,岂不知气中之害,小事不忍,而成大事,或人命官非,牢狱枷锁,倾家荡产,妻埋子怨,悔之晚矣。

妄想名以荣身,岂不知名中之害,习文以劳其心,习武以劳其形,碌碌一生,纵然官升极品,难买长生不死。为忠臣,为良将,死后为神;为奸党,为逆贼,死堕沉沦矣。

妄想恩爱以温身,岂不知恩爱之害,你有银钱衣食,妻则敬,子则孝,你若贫苦,妻必不贤,子必不孝。纵有贤孝者,必被妻恩、子爱所累,一口气断,谁是妻,谁是子,所造之罪,自己抵挡,妻子虽亲,亦难替你受其罪也。

奉劝世人将此假事一笔勾销。如若不然,妄想神仙,不求大道,不去妄想,焉能成圣佛乎?

无垢子诗曰:去妄存诚儒圣云,荣华富贵似浮云。岂知贫富生前定,何必碌碌劳骨筋。

无心道人诗曰:真灵不散名归中,无识无知亦是空。只去妄心不去道,千金口诀实难逢。

洗尘子诗曰:洗去尘心学佛仙,无思无虑甚悠然。不贪酒色和财气,学个长生寿万年。

人神品第十九

既有妄心,即惊其神。

【注】既者成也,有者实也,妄者动也,心者神也,即者定也,惊者触也,其者此也,神者主也。

此承上文而言,大凡修道之士,不可起妄念,妄心一动,惊动元神。

元神藏心,心神藏目,《性命圭旨》云:天之神聚于日,人之神聚于目。心为诸神之主帅,眼即众神之先锋。夫人身之神,共有六十四位,以应六十四卦之数也。人在受胎之初,先结无极,从无极而生太极、两仪、四象、八卦、周身百体,由一本而散为万殊,生凡之道也。又从万殊复归六十四卦,又从六十四卦总归十六官,由十六官总归八卦,由八卦总归四象,由四象总归两仪,由两仪而归太极、无极,由万殊而复归一本,生圣之道也。

不知修道之士可晓一本乎?倘若不知,积德感天,明师相遇,指示一本大道,每日守定一本,不使元神迁移万殊,有何妄心而惊神也?神不惊,则六十四位人神,混合元神,而元神得众神之混合,其光必大,其神必旺。神旺则性灵,而神仙之道毕矣。再得九转玄功炼成阳神,名为大罗金仙。再得外功培补,升为大罗天仙矣。

夫一本九转,须待师传,而身中一十六官,略露春光可矣。心为君主之官,神明出焉;眼为监察之官,诸色视焉;口为出纳之官,言语出焉;耳为采听之官,众音闻焉;鼻为审辨之官,香臭识焉;肝为将军之官,谋虑出焉;肺为相传之官,治节出焉;脾为谏议之官,周知出焉;肾为作强之官,技巧出焉;胆为中正之官,决断出焉;胃为仓廪之官,三味出焉;膻为臣使之官,喜乐出焉;小肠为受盛之官,化物出焉;大肠为传导之官,变化出焉;膀胱为州都之官,津液出焉;三焦为决渎之官,水道出焉。此十六官,为身中统帅之神也。十六官之中,惟心一神,乃身中之主,封眼、耳、鼻、舌为四相,其余次之。勿论千神万神,皆听天君之命也。

白祖仙师诗曰:堕落红尘不记年,皆因妄念迷青天。若非师指归元始,那得凡身做上仙。十恶断时三业净,六根空处五行全。老君金口明明示,万劫千秋永正传。

文昌帝君诗曰:妄念惊神散万方,魂归地府失真阳。寒冰恶浪层层陷,剑树刀山处处伤。一念回春修道力,三田气秀得丹香。劝君急早归清静,不枉人间闹一场。

万物品第二十

既惊其神,即著万物。

【注】既者事过也,惊者不安也,神者元神也,即者就此也,著者执固也,万者包罗也,物者各体也。

夫人有妄心,则元神随识神而牵引,不是想着天上万物,便是想着地下万物;不是想着世上万物,就是想着人身万物。而天上万物,不过日月、星辰、风云、雷雨,八字以包其余也;地下万物,不过山川、草木、五行、四生,八字以包其余也;世上万物,不过名利、恩爱、酒色、财气,八字以包其余也;人身万物,不过五行、八卦,地、水、火、风,八字以包其余也。天之万物、地之万物、人之万物,总归先天八卦之所生化者也。

夫先天八卦,对待之理。乾南坤北,离东坎西,四正之位也。震东北,巽西南,艮西北,兑东南,四隅之位也。此谓卦之相对也。乾之三爻阳,而对坤之三爻阴,名曰天地定位也。震之下一阳中上二阴,而对巽之下一阴中上二阳,名曰雷风相搏也。坎之内一阳外二阴,而对离之内一阴外二阳,名曰水火不相射也。艮之上一阳中下二阴,而对兑之上一阴中下二阳,名曰山泽通气也。此谓爻之相对也。卦爻相对,乃先天,而天弗违,成圣之道也。

从鸿濛分判之后,乾之中爻阳,去交坤之中爻阴,变坤为坎;坤之中爻阴,来交乾之中爻阳,变乾为离;坎之上爻阴,去交离之上爻阳,变离为震;离之下爻阳,来交坎之下爻阴,变坎为兑;震之中上二阴,去交巽之中上二阳,变巽为坤;巽之上爻阳下爻阴,来交震之上爻阴下爻阳,变震为艮;艮之上爻阳下爻阴,去交兑之上爻阴下爻阳,变兑为巽;兑之中下二阳,来交艮之中下二阴,变艮为乾矣。故离南、坎北,震东、兑西,乾居西北,巽居东南,艮居东北,坤居西南,先天变为后天。后天者,流行之气,故后天而奉天时,延命之术也。所以,不知先天无为之道,后天有为之术,故不能成仙者此也。

康节夫子诗曰:万物原来在一身,天文地理亦同亲。凡夫不究源头理,性入幽冥骨葬尘。

程夫子诗曰:世人找得先天初,返本还原一太虚。妄念不生归太极,雷鸣海底现鳌鱼。

子思夫子诗曰:不生妄念不惊神,焉能著物昧天真。劝君急访灵明窍,养性存心学圣人。

贪求品第二十一

既著万物,即生贪求。

【注】既是既已,著为著相,万是万般,物为事物,即是即要,生为生心,贪是贪妄,求为苟求。

这乃承上而言也。夫人心一著,万物牵引,便随万物起贪心。贪心一起,必想去求,此是人欲之心,便属后天八卦所管。人之贪欲,世上难免,唯有仙根、佛种,灵性不昧,以富贵如浮云,以酒色似钢刀,将后天返先天,此为上等之人,千万之中而选一也。其有中下之辈,便系后天八卦所拘束,不能以后天而返先天,从洛书以返河图者也。

夫贪心,乃北斗第一星,名号贪狼,犹如狼虎一般。修仙之士,若不去此一星,则大道难成也。何矣?后天洛书,二、四、六、八、十属阴,既属阴,便生贪求。地六属癸水,为交感之精,其性,爱贪求美色;地二属丁火,为思虑之神,其性,爱贪求荣贵;地八属乙木,为气质之性,其性,爱贪求富豪;地四属辛金,为无情,其性,爱贪求酒肉;地十属己土,为私意之神,其性,爱贪求高大。此为后天五魔,以消身中之五行也。第一贪淫以伤精,则水亏也;第二贪财以伤性,则木亏也;第三贪贵以伤神,则火亏也;第四贪杀以伤情,则金亏也;第五贪胜以伤气,则土亏也。五行一亏,其身焉可立乎?

奉劝天下男女,切莫进此五魔之阵。以后天而返先天,将坎中一阳,返回离卦中爻,变离为乾;将离中一阴,返回坎卦中爻,变坎为坤;将震上一阴,返回兑卦之爻,变兑为坎;将兑下一阳,返回震卦上爻,变震为离;将乾上中二阳,返回坤卦上中爻,变坤为巽;将坤中下二阴,返回乾卦中下二爻,变乾为艮;将艮上阳下阴,返回巽卦上下二爻,变巽为兑;将巽上阳下阴,返回艮卦上下二爻,变艮为震。抽换爻象,后天返为先天矣,五魔化为五元,洛书返为河图,可为天下之奇人也。

紫微大帝诗曰:太上老君妙道玄,尊经一部即真传。三花三宝本元气,五贼五魔属后天。换象抽爻息火性,安炉立鼎炼金丹。不贪不妄随时过,一日清闲一日仙。

斗口夫子诗曰:先天变后后先天,圣圣凡凡不一般。富贵荣华如电灼,妻恩子爱似硝燃。不贪自有命为主,守道何无神助缘。一性不迷尘境灭,空中现出月轮圆。

烦恼品第二十二

既生贪求,即是烦恼。烦恼妄想,忧苦身心。

【注】既生贪求者,既为业已,生是动心,贪为好胜,求是苦心也。

即是烦恼者,即为便是,是乃如此,烦为心燥,恼是嗔恨也。

烦恼妄想者,烦为事繁,恼是有气,妄为痴心,想是思虑也。

忧苦身心者,忧为愁虑,苦是劳勤,身为形体,心是君主也。

因世人不能看破名利、恩爱,酒色、财气,所以即被六尘、六贼之所染也。

贪求荣贵者,不得荣贵而生烦恼,已得荣贵,又从荣贵中生出许多烦恼也。不如看破“名”字,诚心修道,道成之日,名扬天下,以成万古之名也。何等贵哉!《道德经》曰:虽有拱璧以先驷马,不如坐进此道。至圣曰:富与贵,是人之所欲也。不以其道得之,不处也。

贪求财利者,不得财利而生烦恼,已得财利,又从财利中生出许多烦恼也。不如看破“利”字,诚心修道,而身中之精气神三宝,乃为法财,能买性命,益寿延年,何有烦恼之生也?至圣曰:富贵于我如浮云。《中庸》曰:素贫贱,行乎贫贱。孟子曰:贫贱不能移。又曰:君子忧道不忧贫。

贪求美色者,不得美色而生烦恼,已得美色,必有恩爱,又从恩爱中生出许多烦恼也。不如看破“色”字,诚心修道,自己身中现有婴儿姹女,每日常近常亲,坎离相交,金木相并,多少滋味,难以言传,异日道成,仙女同俦,何等尊重!至圣曰:血气未定,戒之在色。吕祖曰:二八佳人体似酥,腰间仗剑斩愚夫。虽然不见人头落,暗地教君骨髓枯。

至于斗气,乃是不忍,从是非中生出许多烦恼也。不如看破“气”字,诚心修道,而养身中三花五气、浩然刚气、太和元气,结成金丹,纵有烦恼,化为乌有矣。至圣曰:血气方刚,戒之在斗。又曰:持其志,无暴其气。

至于一切不如意处,便生烦恼,我以一空字,以虚其心,焉受烦恼之灾乎?

紫阳真人诗曰:勿贪酒色勿贪钱,富贵穷通总随缘。色即是空空即色,烟生于火火生烟。醍醐灌顶却烦恼,取坎填离扫欲牵。一念归中尘境灭,养颗明珠似月圆。

丘祖诗曰:不贪名利不贪花,每日终朝卧彩霞。肚饥猿猴献桃果,口干龙女送蒙茶。胜如汉口三千户,赛过京都百万家。奉劝世人早醒悟,扫开烦恼炼黄芽。

生死品第二十三

便遭浊辱,流浪生死。常沉苦海,永失真道。

【注】便者定要也,遭者逢临也,浊者下贱也,辱者欺凌也。

便遭浊辱者,是言人生在世,贪心不了,名利恩爱之中,便是烦恼忧愁,种种波涛,但失陷处,必受五浊之辱也。

流者沉下也,浪者事叠也,生者河图也,死者洛书也。

流浪生死者,言人在世,迷于酒色财气,不知生从何来,死从何去。

夫生仙、生人之道者,河图而已矣。人生之初,秉父母之元气,而结一颗明珠,名曰无极,得父母之精血,名曰太极。天一生壬水,在上生左眼瞳人,在下而生膀胱;地二生丁火,在上生右眼角,在下而生心;天三生甲木,在上生左眼黑珠,在下而生胆;地四生辛金,在上生右眼白珠,在下而生肺;天五生戊土,在上生左眼眼皮,在下而生胃;地六成癸水,在上生右眼瞳人,在下而生肾;天七成丙火,在上生左眼角,在下而生小肠;地八成乙木,在上生右眼黑珠,在下而生肝;天九成庚金,在上生左眼白珠,在下而生大肠;地十成己土,在上生右眼皮,在下而生脾。由此而五脏,由此而六腑,以至周身三百六十五骨节,八万四千毫毛孔窍,莫不由河图而生之也。生凡如此,生圣亦如此也。

夫人死由洛书而已矣。从先天之河图,以变后天之洛书,又从洛书,中央土去克北方水,则肾亏矣;北方水去克南方火,则心亏矣;南方火去克西方金,则肺亏矣;西方金去克东方木,则肝亏矣;东方木去克中央土,则脾亏矣。五脏一亏,以至六腑、百体俱皆衰矣,不死有何待哉?此死彼生,如波浪一般,故曰:流浪生死也。

常沉苦海者,言酒色财气,为四大苦海,若不扫除,焉能不沉苦海者哉?

永失真道者,因迷昧四字,常沉苦海,连人身难保,何能言道?岂不永失真道矣!深可叹哉!

长生大帝诗曰:识破河图早下功,还原返本一真宗。但能闯出洛书网,寿比南山一样同。

薛道光诗曰:苦劝人修不肯修,常沉苦海为何由。百年富贵电光灼,口气不来万事休。

翠虚真人诗曰:老君清静度人经,指出身中日月星。生死死生由自主,佛仙仙佛在心灵。

超脱品第二十四

真常之道,悟者自得。得悟道者,常清静矣。

【注】真者落实也,常者中庸也,之者行持也,道者无极也。

真常之道者,所言先天大道,乃为真道,三千六百旁门,乃为假道。真道者,正心、修身之道也;假道者,索隐行怪之道也。

悟者穷究也,自者定然也,得者领受也。

悟者自得者,人能穷究性命,访拜至人,指示修性、修命之大道,返本还原之秘诀,方是悟者自得也。非是教你在纸上穷悟,可能得乎?古云:达摩西来一字无,全凭心意用功夫。若要书中寻佛法,笔尖蘸干洞庭湖。悟真篇曰:任君聪慧过颜闵,不遇明师莫强猜。皆此之谓也。

得悟道者,是善人积功累行,感动天心,明师相遇,低心求领大道,时常参悟其理,昼夜苦修其道,不可半途而废,只待功果圆成,丹书下诏,脱壳飞升,方为了当。这才是:访道、求道、得道、悟道、修道、守道、成道、了道。有此八字,大丈夫之能事毕矣。

常清静者,常为永远,清为圆明,静为安宁也。言道成、德备,功圆、果满,阳神冲举,三官保奏,仙童接引,过九霄,上玉京,见诸佛,谒上帝,会众祖,朝金母。照功之大小,以定品级;依果之圆缺,而封天爵。仙衣缓带,以荣其身;玉果琼浆,以滋其腹。三乘九品,依功而定;五仙八部,看果而赠。或居中天,或居西天,皆是极乐;或居三十六天,或居七十二地,尽为福地;或居三清,或居十地,概属清静。高高低低,大大小小,依功定夺,毫无私屈。随缘随分,享受清静之福,岂不美哉!岂不乐哉!不枉为人出世一场,这才是大丈夫,人上之人也。至此,则常清静矣。

元始天尊赞曰:清静妙经是上乘,修行男女可为凭。金科玉律相同契,九六乾坤冉冉升。

灵宝天尊赞曰:急寻清静悟真空,收性回西莫转东。采药炼丹功果就,超凡脱窍谒苍穹。

降生天尊赞曰:清静经图最为先,度人宝筏一慈船。经文点破生死窍,注解掀开井中天。

盖天古佛赞曰:清静宝经至妙玄,多蒙天一注成全。有人得会经中理,三教凡夫居宝莲。

 

 

需要该《丹经汇编》的朋友,请关注公众号:“风水玄学研究所”,后台发送“丹经汇编”,或者加微信“961745”

【免责声明】:本站所有文章系本网编辑转载,本网站对转载、分享的内容、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,仅供读者参考,本网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
【版权声明】:我们尊重原创,也注重分享。站内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收集或用户上传分享,本站不拥有此类资源的版权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学习参考之用,禁止用于商业用途,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、公司、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,请联系删除,本网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
风水玄学研究所为用户免费分享产生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联系qq:3155039,我们将尽快处理。

风水玄学研究所目前所有资源均为百度网盘下载,复制密码后,点击右侧即可下载!如链接失效,请联系qq:3155039,我们将尽快解决


一起风水 » 历代丹经汇编(第二编)魏晋六朝经典——清静经

发表评论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